【越调】柳营曲 范蠡

朝代:元代

作者:未知作者

原文:

一叶舟,五湖游,闹垓垓不如归去休。红蓼滩头,白鹭沙鸥,正值着明月洞
庭秋。进西施一捻风流,起吴越两处冤仇。趁西风闲袖手,重整理钓鱼钩。看,
一江春水向东流。 子陵
  达圣颜,布衣间,中兴暗宣三四番。列在朝班,故友相看,他道是名利不如
闲。
  脱乌靴弃却罗衤阑,披羊裘执定纶竿。钓苍烟七里滩,耕白云富春山。强如
宰相五更寒。 李白
  捧砚底娇,脱靴的焦,调羹的帝王空懊恼。玉带金貂,宫锦仙袍,常则是春
色宴蟠桃。赫蛮书醉墨云飘,秦楼月诗酒风骚。鲍参军般俊逸,庾开府似清高,
沉醉也,把明月水中捞。 风月担
  倚仗他性儿谦,鲍儿甜,曲弓弓半弯罗袜纤。统镘情タ,爱钱娘严,少不得
即里渐里病厌厌。后来肉膘胶大虫翼难粘,葛钩子野味儿难签。火烧残桑木剑,
水湿破纸糊欠,自砍得风月担儿尖。
  驼汉精,陷人坑,纸汤瓶撞着空藏瓶。可怜苏卿,不识双生,把泰行山错认
做豫章城。
  谎郎君引着火穷兵,呆贱人劫着空营。达达搜无四两,罟罟翅赤零丁,舍性
命将风月担儿争。
  李亚仙,郑元和,风流的古今谁似他?相会情多,一见脾和,却撞着个能狡
狯的母阎罗。倒施计搬尽他家火,后来卑田院乞化为活。舆车前唱挽歌,冻的来
打孩歌,再谁将风月担儿拖!
  花月妆,绮罗香,思量到头都是谎。多病襄王,窈窕情娘,如今烟水两茫茫。
  分飞了锦帐鸾凰,拆散了金殿鸳鸯。不是咱情分寡,说着他说儿长,我磨擦
的条风月担儿光。
  花共酒,几时休?惜花人近新来权袖手。舞态歌喉,燕侣莺俦,我无语懒凝
眸。
  勤儿每正鼓脑争头,头喧呼谢馆秦楼。保儿心雄纠纠,撅丁脸冷掐飕,且将
我这风月担儿收。
  沉默默,冷丁丁,绿豆石磨儿不甚轻。自己曾评,秤儿上曾称,端的一分钞
一分情。丽春园惯战的双生,豫章城豹子苏卿。新油来的红闷棍,恰掘下的陷人
坑,谁将这风月担儿争?
  桃脸艳,柳腰纤,窄弓弓半弯罗袜尖。眼角眉尖,意顺情タ,且是可意娘鲍
儿甜。虚飘飘胡厮揪ㄎ,实丕丕响钞精蟾。罢字儿心上有,嫁字儿口头占,再
谁将风月担儿拈? 题章宗出猎
  白海青,皂笼鹰,鸦鹘兔鹘相间行。细犬金铃,白马红缨,前后御林兵。喊
嘶嘶飞战马蹄轻,雄纠纠御驾亲征。厮琅琅环辔响,吉丁铛镫敲鸣,呀剌剌齐和
凯歌行。
  红锦衣,皂雕旗,银盘也似脸儿打着练捶。鹰犬相随,鞍马如飞,排列的雁
行齐。围子首凤翅金盔,御林军箭插金钅比。剔溜秃鲁说体例,亦溜兀剌笑微微,
呀剌剌齐和凯歌回。 晋王出寨
  打着一面云月旗,厌的转山坡。立唐朝功劳全是我。他铁马金戈,打着骆驼,
一火闹和朵。众儿郎五百余多,簇捧着个酒沙陀。众番官齐打手,众侍女捧金
波,呀剌剌齐和〔太平歌〕。
  他为我,我因他,不图志诚图甚么?陪酒陪歌,受诨承科,引的人似风魔。
好姻缘不肯成合,业身已合受耽阁。别人家取快活,望夫石我如何?好也,真
个负心呵!
  鸳帐里,梦初回,见狞神几尊恶像仪。手执金槌,鬼使跟随,打着面独脚皂
纛旗。犯由牌写得精细,疋先里拿下王魁。省会了陈殿直,李勉那厮也听者,奉
帝敕来斩你火负心贼!
  便做道负桂英,直恁么海神灵,想当初嫁冯魁也曾不志诚。天地行言诚,海
誓山盟,可怎先走到豫章城?做的来失尽人情,画船儿干撇下双生。果然是有报
应,端的有灵神,疋头里先剐了哏苏卿。
  小敲才恰做人,没拘束便胡行,东堂老劝着全不听。信人般弄,家私儿掀腾,
便似火上弄冬凌。都不到半载期程,担荆筐卖菜为生。逐朝忍冻饿,每日在破窑
中。再不见胡子传、柳隆卿。
  有钱时唤小哥,无钱也失人情,好家私伴着些歹后生。卖弄他聪明,一哄的
胡行,踢气<毛求>养鹌鹑。解库中不想管生,包服内响钞精钞。但行处十数个,
花街里做郎君,则由他胡子传、柳隆卿。
  暮雨收,楚天秋,看夕阳古冢堤畔头。伴哥又ㄐ搜,待打王留,扯碎布留。
沤麻坑斗摸泥鳅,见棠梨棒打鞭。偷甜瓜香喷喷,折酸枣醋留留,牧童儿归去
倒骑牛。

  • 版权声明: 本文部分资料源于互联网,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【越调】柳营曲 范蠡 | https://gs.aguanjie.com/945.html

沁园春·咏菜花

沁园春·咏菜花
朝代:清代 作者:陈维崧 原文: 极目离离,遍地濛濛,官桥野塘。正杏腮低亚,添他旖旎;柳丝浅拂,益尔轻飏。绣袜才挑,罗裙可择,小摘情亲也不妨。风流甚,映粉红墙低,一片鹅黄。 曾经舞榭歌场,却付与空园锁夕阳。纵非花非草,也来蝶闹;和烟和雨,惯引蜂忙。每到年时,此花娇处,观里夭桃已断肠。沉吟久,怕落红如海,流入春江。 相关翻译 注释 ①离离:繁茂貌。②旖旎(yǐ nǐ):繁盛,轻盈柔顺。③“鹅...

南乡子·妙手写徽真

南乡子·妙手写徽真
朝代:宋代 作者:秦观 原文: 妙手写徽真,水剪双眸点绛唇。疑是昔年窥宋玉,东邻,只露墙头一半身。 往事已酸辛,谁记当年翠黛颦?尽道有些堪恨处,无情,任是无情也动人。 相关赏析 鉴赏 这是一首题崔徽画像的题画诗。崔徽何许人也。据元稹《崔徽歌并序》:“崔徽,河中府娼也。裴敬中以兴元幕使蒲州,与徽相从累月。敬中使还,崔不得从为恨,因而成疾。有丘夏善写人形,徽托写真寄敬中曰:‘崔徽一旦不及...

读韩杜集

读韩杜集
朝代:唐代 作者:杜牧 原文: 杜诗韩笔愁来读,似倩麻姑痒处搔。 天外凤凰谁得髓?无人解合续弦胶。 相关赏析 鉴赏 “李杜泛浩浩,韩柳摩苍苍。近者四君子,与古争强梁!”(《冬至日寄小侄何宜诗》)诗人对李白、杜甫、韩愈、柳宗元四位大诗人、大作家可谓推崇备至。他的诗受杜甫影响,在俊爽峭健中具有风华流美之致。清薛雪《一瓢诗话》赞曰:“杜牧之晚唐翘楚,名作颇多,而恃才纵笔处亦不少。如《题宣州...

咏史(六首选—)

咏史(六首选—)
朝代:清代 作者:袁枚 原文: 东汉耻机权,君子多硁硁。 悲哉陈与窦,谋疎功不成。 其时凉州反,有人颁孝经; 意欲口打贼,贼闻笑不胜。 虽无补国家,尚未远人情。 一变至南宋,佛行而儒名。 希哲学主静,人死不闻声。 魏公败符离,自夸心学精, 杀人三十万,於心不曾惊。 似此称理学,何处托生灵。 呜呼孔与孟,九泉涕沾缨。 作者介绍 袁枚 袁枚(1716-1797)清代诗人、散文家。字子才,号简斋,晚年自...